印地人物-月官 (Candragomin約7世紀)

月官

目錄

    定義
    歷史記載
    學說著作

編輯本段 定義
  【拼音】:yuè guān
  【注音】:ㄩㄝˋ ㄍㄨㄢ
  【解釋】:月選所選出的官。
  【出處】:清 陳康祺 《燕下鄉脞錄》卷三:“吳三桂開邸滇雲,擅選 月官 ,時號西選。 ”參見“月選”。
編輯本段 歷史記載
  月官 ( Candragomin 約7世紀)
古印度佛教晚期大乘瑜伽行派的重要學者。 據藏傳資料,他系東印度婆連陀羅王族班支達毗斯沙迦之子,曾從安慧、阿輸迦等人受學,精內外五明。 曾在東印度跋盧舍王國寫了聲明、醫方、韻律、工巧等方面的著作多種。 後被國王逐出,隨商人到今斯里蘭卡,建獅子音神殿,講大乘法,並寫作工巧、醫方等著作。 隨後到南印度,為《波膩尼經》作注;又到那爛陀寺,以瑜伽行派學者的身份與中觀派學者 月稱 辯論。 據說這場辯論持續了七年,旁聽者甚眾,最後的結論是

“嗟嗟龍樹宗,有藥亦有毒,慈氏無著書,眾生之甘露”。
意謂 月稱 所傳的龍樹之學,有可取的,也有不足取的;而 月官 所傳的瑜伽學則守全是可取的。月官 在這場辯論中獲得好評,說明他對瑜伽行派學說有所發展。 嗣又在檀那室利建立百餘度母神廟。 最後逝於南印度普陀山。
編輯本段 學說著作
  月官 從瑜伽行派觀點出發講中道,學貫顯、密;弘通博識,著述甚豐。 傳說他對世間的聲明、工巧,佛家的讚頌、義理等四個方面著作各有108部,共計432部。 但今存甚少,梵文僅有《與弟子書》一封信,漢譯全無,藏譯有40餘部;其中一半以上是關於密教的,大多保存在藏文大藏經中。 主要著作有關於聲明的《記論旃陀羅經》、《記論旃陀羅字經解》、《字緣二十頌釋》、《懺悔贊》、《菩薩律儀二十論》(以二十頌概括菩薩戒的內容)等。 他在西藏主要是作為一個文法學者而名彰後世。 此外,他對菩薩戒的說法,也與玄奘的譯本有出入,內容雖無變化,但也戒的說法,也與玄奘的譯本有出入,內容雖無變化,但也顯示出兩家傳承的不同。 他的說法,完全為藏傳佛教所傳承。

===
月官的著作
在此我將藏文《丹珠爾》中署名月官的著作加以分類(書號乃是根據北京版
目錄),有關密續儀軌的著作大部分被學者認為是出自更晚的託名作品:
著作
5410 《誡弟子書》(Sikralekha) 12 頁。
《丹珠爾》中另有智作慧(Praj`akaramati) 與遍照護(Vairocanarakrita) 的注釋。
5582 《菩薩律儀二十頌》(Bodhisattva-samvara-vimsaka) 2 頁。
《丹珠爾》中另有寂護(Santarakrita) 與菩提賢(Bodhibhadra) 的注釋。
5931 《月官發願文》(Candragomin-pranidhana) 1 頁。

經釋
3363 《文殊真實名義經廣釋》(Arya-Ma`jusrinamasamgiti-nama-mahatika)10
(林崇安翻譯)

因明
5740 《正理成就燈》(Nyaya-siddhy-aloka)
Ernst Steinkellner 認為這部作品不會早於八世紀,因此應當不是月官的著作。11

梵文文法
5767 《旃陀羅文法論經》(Candra-vyakarana-sutra) 55 頁
5768 《接頭辭二十註》(Vimsaty-upasarga-vptti) 7 頁
5769 《聲音經》(Varna-sutra) 2 頁
5890 (Unadi) 6 頁
5891 (Unadi-vptti) 71 頁
5902 《旃陀羅文法聲音經註》(Candravyakarana-varnasutra-vptti) 9 頁

戲劇
5653 《世喜記》(Lokananda) 54 頁
雖然梵文原本不存,但是仍是現存最早有關佛教戲劇的完整作品,Michael Hahn 將此譯為英文。

讚頌
2048 《懺悔讚》(Desana-stava) 4頁。
《丹珠爾》中有佛寂(Buddhasanti) 的注釋。12Mark Tatz 將此譯為英文。
3534《薄伽梵聖文殊師利具有加持讚》(Bhagavad-Arya-Ma`jusri-sadhirthana-stuti)
4 頁
3541 《聖不空羂索五天讚》(Arya-Amoghapasa-pa`cadeva-stotra) 1 頁
3542 《名為摧破意滴惡業之世間怙主讚》
(Manohara-papavidarana-nama-lokanatha-stotra) 3 頁
3544 《大悲者讚訓誡》(Mahakarunika-stotra-codana) 2 頁
3548 《聖大悲尊哀號祈願讚》(Arya-Mahakarunika-kuvakya-stotra) 9 頁
3551 《聖觀自在讚》(Arya-Avalokitesvara-stotra) 1 頁
3936 《薄伽梵頂髻勝母讚》(Bhagavaty-Urniravijaya-stotra) 2 頁
4489 《吉祥大度母讚》(Sri-Maha-Tara-stotra) 5 頁
4490 《聖度母讚十二頌》(Arya-Tara-stotra-dvadasa-gatha) 2 頁13
4491 《聖度母讚妙業成就法》(Arya-Tara-stotra-visvakarmasadhana-nama) 2 頁
4492 《聖度母天女讚花鬘》(Arya-Taradevi-stotra-purpamala-nama) 9 頁
4566 《聖閻婆羅讚》(Arya-Jambhala-stotra) 1 頁
4869 《聖度母天女讚珍珠鬘》(Arya-Taradevi-stotra-muktika- mala-nama) 5 頁
4873 《救度八大怖畏聖度母讚》(Aryarta-mahabhayottara-Tara-stava) 2 頁


密續儀軌
2609 《度母尊內供物儀軌》(Tara-bhattarikantarbali-vidhi) 2 頁
3679 《獅子吼成就法》(Simhanada-sadhana) 1 頁
3737 《聖金剛摧破成就法攝略》(Arya-Vajravidarana-pindikpta-sadhana) 1 頁
3879 《馬頭成就法》(Hayagriva-sadhana) 1 頁
3903 《聖白傘蓋母以無能勝母為名之成就法》
(Arya-Sitatapatraparajita-nama-sadhana) 1 頁
3904 《聖無能勝白傘蓋母供物儀軌》(Arya-Sitatapatraparajita-bali-vidhi) 11 頁
3905 《聖如來頂髻所出白傘蓋母無能勝退轉為名之陀羅尼成就法》
(Arya-Tathagatornira-sitatapatraparajita-nama-dharani-sadhana) 2 頁
3906 《守護輪》(Rakra-cakra)1 頁
3917 《聖如來頂髻所出白傘蓋為名之陀羅尼儀軌》
(Arya-Tathagatornira-sitatapatra-nama-dharani-vidhi) 2 頁
3919 《家畜病守護儀軌》(Pasu-mari-rakra-vidhi) 1頁
3920 《息災護摩》(Santi-homa) 1 頁
3921 《修行作法》(Abhicara-karman) 1 頁
3922 《護摩》(Homa) 1 頁
3923 《利益成就門死兒治療》(Siddhi-sadhananusarena-mpta-vatsa-cikitsa) 1 頁
3924 《遮止鐮刀作儀軌》(Nivarana-lavaka-vidhi) 1 頁
3925 《佛塔成就儀軌次第》(Nivarana-lavaka-vidhi-krama) 1 頁
4438 《吉祥閻婆羅成就法攝略》(Samkripta-Sri-Jambhala-sadhana) 1 頁
4443 《馬頭成就法》(Hayagriva-sadhana) 1 頁
4488 《一百零八成就法》(Artasata-sadhana) 18 頁
4494《聖度母以解脫八難為名之成就法》(Arya-Tararta-bhaya-trata-nama-sadhana)
6 頁

==

月稱論師與月官阿闍黎的因緣(不同意見書)
分類:大成就者之歌
2009/09/29 21:57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buddha-prince/article?mid=287&prev=313&l=f&fid=8

(以下文章摘錄自”入菩薩行”之譯者釋如石法師---《入中論釋》「初品」譯注
關於月稱的生平事蹟,漢文資料全缺,只有西藏史料中還保留了一些。在這僅存的一點資料中,如果再刪除那無法作客觀研究的神通事蹟[4]而慎言其餘,就很難有什麼話可說了。因此,關於月稱的生平,只能簡單略究如後。

月稱誕生於南印度一個名叫三曼多 ( Samanta ) 的地方,時間大約是在名唯識家護法的前半生。他從小就廣學各種學問,出家以後,更精通一切經論。後來,曾跟隨清辨的多位學生以及佛護的弟子蓮花覺 ( Kamalabuddhi ) 學習龍樹諸論;同時,也貫通了顯密,成為一位頂頂有名的大學者。月稱一生著有︰《五蘊品類論釋》、《瑜伽行四百論廣注》、《六十頌如理論釋》、《歸依七十頌》、《入中論》及其論釋等。其中,最著名的是《中觀根本明句釋》和《密集明燈釋》;這兩部論釋,被譽為如日月的「二明論釋」。

後來, 月稱在南印度一帶弘法, 在恭軍那 ( Konkuna) 國破斥外道的多次辯難,使大多數的婆羅門和長者歸依佛教。最後,他在摩奴潘加( Mannubhamga ) 山修習密咒,獲得殊勝的成就,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以後才逝世。[5]

上述「月稱約生於護法前半生」的說法,出自多羅那他《印度佛教史》,大致可以採信;因為月稱在《入中論釋》和《四百論釋》中,都曾經提到護法。[6]此處所謂「前半生」,以通常人的壽命而言,大約是二十至四十歲之間;因此,月稱的出生應該晚,而且至少要比護法晚個二十到四十年。關於護法的年代,筆者接受 Erich Frauwallner 的考證, 即護法的生卒年為 530 ~ 561A.D.,而稍早於護法的清辨則為 500 ~ 570A.D.。 [7]依此考據為準,那麼月稱應該生於 550 ~ 570 之間。今暫定為公元560 年。

假設月稱在二十歲左右 ( 580A.D. ) 開始學習龍樹宗義,那時清辨和佛護早已作古,所以只能跟隨他們的弟子學習中觀教義。如此推算,便與史傳的說法大致吻合,所以我們可以設定︰月稱約生於公元 560 年。那麼卒年呢?《印度佛教史》中記載月稱的壽命頗長,住世四百年以後,才化虹光而去。今假設他足足活了一百歲,那麼應該是卒於公元 660 年左右。因此,本文暫把月稱的生卒年,定位在 560~660A.D. 之間。[8]

此外,關於月稱的事蹟,《印度佛教史》中還說︰護法在月稱退休以後,繼任那爛陀寺方丈;又說︰月稱在那寺與月官進行過七年的辯論。[9]這些說法頗值得懷疑。因為︰

第一︰較多羅那他早二個半世紀的布敦( Bu ston,1290~1364A.D. ),在他的《佛教史大寶藏論》中,沒有記載月稱擔任方丈一事;雖然提到了辯論,但是未說長達七年之久。[10]

第二︰此時,中觀、瑜伽之諍方興未艾,一向以唯識學掛帥的那寺,怎可能把方丈之職,如此輕易地轉移到中觀宗月稱手上,然後再交還給護法呢?

第三︰月稱的出生起碼比護法晚二十年以上,因此不太可能在護法之前任那寺方丈。

第四︰果真月官與月稱在那寺進行過為期七年的馬拉松式的大辯論,那麼公元 632~637 年在那寺求學的玄奘,以及其後於 673~685 年間留學印度的義淨,在《大唐西域記》和《南海寄歸內法傳》中怎會不記上一筆呢?《寄歸傳》中只說,月官是大雄才菩薩,義淨去到印度之時他還活著,可是沒有提到月稱和辯論一事。

基於上述的討論,筆者產生了如下幾點看法︰

1.月稱可能和佛護、清辨等中觀師一樣,都不是那爛陀寺出身,主要活躍於唯識思想較不流行的東、南、東南印一帶,很少到  中、北印弘法。

2. 月稱和月官或許曾經在那寺辯論過,但是決非七年之久,頂多只是短期的。此外,從月官獲得好評這件史料推測,當時中觀宗屈居劣勢的可能性較大。

3. 月稱在世之時,其名望似乎遠不及月官響亮。

4. 《印度佛教史》的作者多羅那他( 1575~1634A.D. ),年代上 距離月稱長達千年之久,而且未曾親臨印度求學考察;因此,他所記載有關初、中期的印度佛教史料,必多訛傳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[4] 張建木譯《印度佛教史》中說︰「月稱能從圖畫上的乳牛擠出奶來,又能將手毫無阻礙地插入石柱,還能穿行牆壁不受障礙。」北京︰民族出版社,1983 年,頁 151。

[5] 以上月稱略傳,參見《印度佛教史》,頁 151;另見郭和卿譯《佛教史大寶藏論》( 北京︰民族出版社,1981 年 ),頁 133。

[6] 參見法尊譯《入中論》,卷六,頁27; 另見 Engle,Artemus Bertine.,The Buddhist Theory of Self According to Acarya Candrakirti University Microfilms International, 1983,p.5.。

[7] 參見 Erich Frauwallner,Landmarks in the History of Indian Logic 收入 Winer Zeitschrift für Kunde Süd-und Ostasien 1961,p.125 ~148;另見 Bhavaviveka's Prajnapra-dipa Six Chapters The Budd hist Theory of Self According to Acary a Candrakeires University Microfilms International,1986,p.31. 關於此一問題,印順的見解比較特殊,他認為護法的生卒年為 481~560 A.D.,足足活了八十歲,(參見「世親的年代」,收入《現代佛教學術叢刊》冊九十六,頁32) 。若以 此生平為準,那麼月稱二十歲學習中觀 諸論時,清 辨大約才四、五十歲, 月稱大可直接向清辨請益,不必轉向清辨的弟子求教。

[8] Engle,Artemus Bertine 把月稱的生卒年定在 550~650A.D.,推算的方式與筆者亦不盡相同( 參見注6引書,P.4~5 )。

[9] 參見注1引書,頁155。

[10] 參見《佛教史大寶藏論》,頁133。


No Response to "印地人物-月官 (Candragomin約7世紀)"

張貼留言